GeassMoon

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

原谅我这一生就是喜欢斑点狗

摄影星云:

Andy Seliverstoff-萌孩与大狗

跟很多小孩一样、儿时总是渴望快点长大。
 认为长大了便可以自由、孰不知自由在我还只能凝望那冲天荡起的海盗船时便开始慢慢流失了。
 “生活是一只灰色的大笔,不管你原来是什么颜色,最终它要把所有人都涂成同样的灰色。”

那一场盛世流年、我们守着寂寞伤得面目全非。

鸽子啊

迷路的鸽子啊!
我在双手合十的晚上渴望一双翅膀.
飞去南方,南方.
尽管再也看不到无名山的高.
遥远的鸽子啊!
匆匆忙忙的飞翔只是为了回家.
明天太远,今天太短.
伪善的人来了又走只顾吃穿.
昨天我数到等二十五颗星星.
第二十五个秋天的夜晚.
收得下过去,也给得了未来.
他们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
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 长生不老.
鸽子啊!你再也不需要翅膀.
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两千个秘密,没人知道.
请你在春天到来的时候轻轻歌唱.
唱一首关于冬天的歌谣.
漫漫长长.
鸽子啊.
我在你温暖的路上。
———《鸽子》 


  跟很多小孩一样、...

如果你也想、就请跟着它。

人说人生庸庸碌碌地在过着
找不到尽头
但是人生有起有落想多也不能看透Oh
如果有天这头那头都有了失落
摊一摊双手
全都清空让太阳直射
Would You Look At Me

迷路的鸽子啊!
我在双手合十的晚上渴望一双翅膀
飞去南方,南方
尽管再也看不到无名山的高
遥远的鸽子啊!
匆匆忙忙的飞翔只是为了回家
明天太远,今天太短
伪善的人来了又走只顾吃穿
昨天我数到等二十五颗星星
在北京第二十五个秋天的夜晚
收得下过去,也给得了未来
他们在别有用心的生活里翩翩舞蹈
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 长生不老
鸽子啊!你再也不需要翅膀
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
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 正当年少
两千个秘密,没人知道
请你在春天到来的时候轻轻歌唱
唱一首关于冬天的歌谣
漫漫长长
鸽子啊
我在你温暖的路上

喜欢这样的布鲁斯、

夜晚在公园散步也好、

一个人在厨房做菜也好、

躺在摇椅上看书的时候也好、

它总会为我平添几分淡淡的享受、

一如既往 没有异常、往常那陈旧的情节和雨……

Nothing unusual, nothing strange,

Close to nothing at all,

The same old scenario, same old rain

     ………


© GeassMoon | Powered by LOFTER